方志里的老德州丨左寶貴與同善堂

郭峰

“中東之戰,陸軍皆遁,寶貴獨死平壤;海軍皆降,世昌獨死東溝。”這是《清史稿》中對中日甲午戰爭中犧牲的兩位民族英雄的記載,世昌指海戰中犧牲的鄧世昌,而寶貴即指在平壤保衛戰中殉國的左寶貴,史書將二人并稱“雙忠”。

左寶貴祖籍我市齊河縣左三里村,后遷費縣地方,今屬平邑地方鎮(清光緒《費縣志》)。他是中日甲午戰爭中清軍將領戰死的第一人,也是職位最高的人。

世人都知左寶貴是一位鐵血丹心、舍生取義的愛國英雄,殊不知他還是一位“貴不忘本,富而好施”的慈善將軍。

東北第一家慈善機構同善堂,就是他建立起來的。

光緒二年(1876),39歲的左寶貴因戰功卓著得到時任盛京將軍完顏崇厚的賞識,經崇厚奏請光緒皇帝,蒙“恩賜頭品頂戴,穿黃馬褂,賞戴雙眼花翎”,給鏗色巴圖魯稱號,成為清高級將領。同時被任命為高州鎮總兵,但仍留駐守奉天。

于是左寶貴就在奉天城內擇地開衙建府。沒想到這一開工竟然挖出了整整十八缸金元寶!在《歷史名人與齊河》一書中,是這樣描述的:“不凡之子,必生異相,必有傳奇。左寶貴一家人搬進奉天后,發現住所西邊的小花園里經常有小孩在玩耍,但天一黑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左寶貴和夫人覺得蹊蹺,認為是民間所傳的人參娃娃。于是,他便吩咐下人預備紅絨線,等小孩來玩時,拴在他們的衣襟上。人們按照吩咐拴好紅線線,一共18條。晚上,左寶貴命親兵打著燈籠,順著紅線尋找,結果發現紅線都鉆進小花園的土中。親兵挖開土,發現每條紅線下面有一口大缸,缸里滿是金銀。”左寶貴就用這些錢蓋了一座官堂,取名同善堂。東北第一家慈善機構同善堂就這樣誕生了。

這當然是編者為吸引讀者而采用的民間傳說,事實是,左保貴挖到這十八缸金元寶后,面對這天降之財,不動一絲妄念,他馬上向他的恩師崇厚匯報,崇厚聞報,也是萬分驚詫,即令封存,同時上報光緒帝,光緒聞奏大悅,御批:“自身之福,財銀自裁。”一向熱愛公益的左寶貴接旨后,當即決定把這些財寶都用于百姓,造福民眾。

左寶貴用這筆錢陸續設立了棲流所、惜字局、粥廠、義學館以及育嬰堂等諸多公益場所,用以接納安置難民,到1885年時已形成規模。當然,它們的運行也一直由左寶貴維持。光緒二十二年(1896),也就是左寶貴犧牲后的第二年,與左寶貴既是戰友也同樣是抗倭英雄的盛京將軍依克唐阿,繼承左寶貴遺志,把左寶貴創辦的所有慈善機構統一立案設檔,劃歸奉天督軍公署統一管理,并取佛家“萬善同歸”之意,命名為同善堂。同善堂也由左寶貴私人設立而成為由政府管理的慈善機構。從此,在政府和社會的共同資助扶持下,同善堂快速發展起來。

然而,國家積貧積弱,同善堂也歷經坎坷。九一八事變后,日本軍國主義者侵占沈陽,偽善的侵略者發現已犧牲多年的左寶貴在東北人民心中仍有著崇高地位,于是,他們就打起“親善”的幌子,妄圖用左寶貴的聲望籠絡人心,騙取人民信任,借以施行殖民統治。他們在日本本土鑄就一尊左寶貴的銅像,于1940年運到奉天同善堂,還裝腔作勢地導演了一出聲勢浩大的“揭幕式”。但強盜終究是強盜,再好的表演也不能掩蓋其侵略本性,反倒更顯示出他的虛偽和兇殘。揭幕式結束不久,侵略者又撕下了偽善面具,他們扳倒銅像,熔化處理,作成炮彈,投向中華大地,上演了一出人類慈善事業史上最大的諷刺鬧劇。

歷經百年風雨,同善堂早已脫胎換骨,成為了今天的沈陽市紅十字會醫院。左寶貴將軍扶弱濟貧的濟世情懷也得以傳承,并發揚為“濟貧、博愛、奉獻”的文化精髓,在新時代秉承著仁術、嚴謹、創新的精神,為人民的健康服務著。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pk10开奖直播开奖